在经历节后第一个交易日的大幅杀跌之后,A股市场连续反弹,成交额更是连续10个交易日突破万亿元,上证指数重返3000点上方。反观美股,连续暴跌,道琼斯指数2月最大跌幅超过16%。

摩根士丹利发布报告称,中国股票市场将成为新冠病毒下的“避险资产”,提高中国股票在其亚太地区及新兴市场资产配置中的权重,中国股票市场评级由“不变”升为“增持”。那么,A股缘何成为全球资金“避风港”?A股市场估值更具吸引力

据Wind数据,从国际估值比较看,经历大跌之后的道指最新的市盈率(TTM)约为20.46倍,市净率约为4.53倍;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的市盈率分别达到21倍和33.58倍。

反观A股市场,上证指数最新的市盈率仅为12.98倍,市净率为1.38倍。深证成指市盈率为27倍,市净率则为2.92倍。显而易见,美股的估值水平整体显著高于A股。

再从纵向比较看,近15年以来,A股市场经历了数轮牛熊交替。这15年间,上证指数的最低市盈率出现在2014年5月19日,仅为8.9倍;最高则出现在2007年10月,市盈率达到56倍,当时处于牛市巅峰;其中位数则为15.6倍。以目前上证指数不足13倍的市盈率水平来看,仍在中位数之下。深证成指的表现亦类似。

再从热度颇高的创业板来看,据天风证券最新测算,若不剔除温氏股份,当前创业板估值距离历史两大高点仍有一定距离; 若剔除温氏股份,则当前创业板估值略高于2014年2月的估值高点,但远低于2015年6月的估值高点。目前,按照整体法计算的创业板市盈率为58倍,若剔除温氏股份则为71倍。而2014年2月为69.8倍,2015年6月为138倍。此外,当前创业板指加权市盈率小于整体市盈率,意味着权重高的个股盈利好、估值较低,指数的成份结构优于历史两大高点时。天风证券认为,若进一步考虑盈利预期,当前创业板估值仍处于相对合理水平,并未出现泡沫化。

流动性充沛支撑权益资产

事实上,就市场而言,估值和流动性两大变量密不可分。目前,市场的流动性依然充沛,可以支撑估值扩张。

从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来看,3月4日,各期限利率全线下跌,隔夜拆放利率仅为1.462%。银行间质押式回购利率(DR)亦下跌,DR001报1.4578%。此外,在1月社融增量放出巨量之后,中金公司预计2月社融增量或达2.4万亿元,去年同期仅为9600亿元。而资金利率和国债收益率走势皆指向一个结论:市场“不差钱”。

与此同时,投资者进场亦非常积极,A股两市成交金额连续10个交易日超过万亿元,公募基金募集频频出现“爆款”,两融资金近期虽有起伏,但仍在1.1万亿元左右水平。银河证券财富管理总部秦晓斌表示,此前决策层提出,政策要能够对冲疫情对经济的负面影响,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依然存在发力的可能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虽有摩根士丹利唱多A股,但近期北上资金买入力度在下降,在连续两天净流入之后,3月4日再现7.81亿元净流出。有香港基金业人士表示,这并不意味着外资看空A股,而是受外围股市暴跌影响,出现被动赎回导致资金外流。待市场稳定之后,资金回流的概率较大。

新同方投资认为,亦可以将中国资产称为“领航资产”。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已经逐步从疫情中走了出来,抗疫经验可以输出,成为全球投资者进行权益资产投资时的参考蓝本;另一方面,中国仍然是全球经济增长的领头羊,并孕育了一批特色“中国产业”。

综合目前的情况来看,A股市场或许会受外围市场波动影响,但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并不大。不过,随着疫情好转,待经济社会恢复正常,企业补库存的时候,若通胀压力加大,流动性这一主要变量就可能发生变化,届时市场的操作难度会加大。

中美利差存在拉大趋势

资金的本性是逐利。一个地区的资产之所以存在吸引力,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存在“套利空间”,包括A股在内的中国资产概莫能外。当下,中国与美国的利差存在进一步拉大的趋势。

据英为财经数据,目前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2.757%,虽然相对于去年11月近3.3%的收益率水平大幅下降,但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跌幅更大。最新数据显示,昨日该期限国债收益率水平已经创下历史新低至0.957%,中美两国利差水平再度扩大。

中美利差水平扩大的主要原因是新冠疫情引发避险需求,同时美联储大幅降息。昨日,由于美联储降息50个基点,美国各期限国债收益率皆出现暴跌。据英为财经数据,当日美国10年期国债最大跌幅近5.8%,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虽然也出现杀跌,但跌幅仅有2.1%。与此同时,美联储的动作亦牵动汇市,美元指数出现连续贬值趋势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大幅升值。汇率差扩大亦是中国资产存在吸引力的重要原因